Bacteria

攻击性人格障碍,丧偶(不)

你们双性恋

•“我太了解你了,太了解你们双性恋了。年轻的时候和女的在一起消遣,然后年龄差不多就找个男的结婚,不是吗?”


•我没料到我会一直记着这个场景这么久。也没料到它对我有如此大的改变。


•我也曾得意地宣称我是个双。在我遇上维庸之前,我总能坚定地说出口。

那时的我天真地觉得男女通吃是一个仿佛杂食动物一样能够增大生存几率的优秀特征。至少可以让我在一段感情中处于上风。

可我从未想到过它会给对方带来不安。


•坦诚的说,仅仅是双性恋特征还不足以对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对于我,对于维庸,对于没有在一段感情中始终隐隐不安的人们来说,双性恋更像是一个埋在心口的芥蒂


关于在所有不开心的时刻都会想起的维庸

•在某个瞬间
我突然理解了维庸
理解了她为什么如此憎恶双性恋
比异性恋还要更加憎恶
维庸是个小屁孩儿性格我是知道的
对她的这些想法我也一直持否定态度
“你不应该这么讨厌双性恋”,我说
但是此时此刻
我原谅她
我完完全全百分百的赞同
我也喜欢过男孩儿
但可能从我遇见维庸以后
我的人生就开始偏离了 ​​​

•“我们可能会为了对面那个红绿灯是红的还是绿的
吵架,但是更多人连那个红绿灯看都看不见啊”,维庸说。
有时我很荣幸,在她眼中我也是能够看见那个红绿灯的人
我不知道对于维庸而言如何,至少对于我,能否看见红绿灯远比颜值、品味、家境等等要重要的多
维庸是为数不多的,能看见红绿灯的人
在她口中的我也是,尽管我并不是完全认可她的想法
我拼命地想要找到和我能为了灯泡颜色吵架的人,在挽起亲吻拥抱之后,继续大吵特吵
我不愿意对方是个傻子,我喜欢和人交流自己有些浅薄的思想

15岁的小野和一个中二病死宅打了个照面
16岁的小野觉得维庸不是个好人
17岁的小野和维庸爬窗台,翻山坡,逃学打游戏
18岁的小野跟着维庸回了家
19岁的小野一想到维庸就会没出息地哭
20岁的小野在所有不开心的时刻都想念温暖的来自维庸的环腰抱 ​​​

Jupiter ver.Buck-tick

两手十字交叉环抱膝前
似鼠妇那样蜷缩成团
这狭小的空间让我感到心安
就好像它真的能够抵御外界的伤害似的

终日警惕地盯着外面
终究我还是因消耗了太多精力而感到疲惫
索性将头埋在两臂间
合上眼,想象着这漆黑的一片是迎接黎明的深夜

哐哐
有人在敲我的墙壁
透明的外壳使他整个人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眼前
就像他咧开嘴露出的牙齿

他是个正在游历世界的少年
途径这里只是偶然
今夜他希望能在此处落脚
我点点头

隔着我的墙壁我们开始交流
他向我讲述外面世界的风光
他说初春冰雪消融,他说深秋姹紫嫣红
我只是静静地听着,尽管我不知道冰雪,也未曾见过紫红

为了向我展示外面的世界
他抱来了隔壁老太的爱犬
他拉起了苏格兰的手风琴
而后
他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
“明天随我一起走吧”

“去哪儿”
“去木星”
“不知道,不过听起来不错”
“哈哈哈哈,但是木星没有陆地啊”

他倚着我的墙壁睡着了
胸腔缓慢而均匀地随着呼吸起伏
指尖隔着薄壁抚过他的肩背
我感受着他的温度
露出了一个难以描述的微笑

我将要踏出我的世界
前往未知的土地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
对着头顶的星辰恍惚了许久

我想是时候该出发了
少年背起了他的包裹
试图穿过墙壁拽我站起
然而
然而

肾上腺素飙升
我像只受了惊吓的狸猫
嗷嗷地大叫,疯狂地退缩
“别碰我!”
如果我是条毒蛇,那么他现在就会溅上我喷出的毒液

我想我是害怕极了
否则怎会对如此温柔的那只手做出这样的反应

他怔住了
面前的人充满歉意地冲我笑着
“也许...”
“也许是我太自作主张了...”
“继续安静地生活吧,亲爱的”

朝日的光芒穿过他的发丝
映射在我的瞳孔上
我不由得眯起了眼
模糊的视线里
他亲吻了我的薄壁
然后与那抹清澈的金辉交融
而后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

多么耀眼啊
宛如乘着太阳马车的赫利俄斯
正是他带来了光明
正是他震慑了昏暗

我的薄壁融化了
不过他已经走远了

僕だけの純情スカート(只属于我的纯情裙摆)

新学期是不详的开始
那边齐耳黑发的那家伙看起来真是沉闷
无论到哪里都能带来低气压
大概是致力于做个优等生吧
真不可爱
不过恰恰是这份不可爱在我眼里显得格外的可爱
走动时裙摆的晃动
使我忍不住舔了下牙齿

依靠着门框的那位
为什么直勾勾地眯眼看着我
真不正经
挑染过的亚麻发色
接近腿根的百褶裙
这种人一定是劣等生
还是快些远离这里比较好

哟,
禁欲系的矢緒
啧,
叛逆期的陽子

眼神的交汇犹如兵刃相接
攻防明了
进攻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防守方回报了警告的目光

哟,
跟她坐邻座。
啧,
跟她坐邻座。

你好啊。
你究竟有什么企图...
多看两眼好看的人也是罪过吗(笑)
多嘴的家伙...

扣紧的衬衫的第一个扣子
位于正中的脖颈上的领结
服帖的刘海下直视黑板的眼睛突然撇了过来
“笨蛋都喜欢盯着人看吗”

今天的课程似乎不怎么简单
听不懂的话就糟糕了
说起来一直都难以专心呢
旁边落在我裙摆上的目光真让人感到不安

我不喜欢矢绪
我只喜欢她的外表
陽子不喜欢我
她只喜欢我的外表

这是一种无声的契约
桌面以上的我们
眼神迷离
桌面以下的我们
掌心贴合
指尖传达了热度
却没能将深处的悸动传达
对视的双眼中
究竟是谁在掩饰真实的心意

哟,
可爱的矢绪。
啧,
烦人的陽子。

躲闪的眼神
颤抖的声音
我们对此闭口不谈
默契般共同维护着这秘密的契约
或许她的心声
就在她时隐时现的纯情裙摆之下

“倘若那是只属于我的纯情裙摆...”
“倘若那是只属于我的纯情裙摆...”

Conquer me

I've been looking for the conqueror
But you don't seem to come my way

天晓得是哪儿来的信心
我自诩不凡
拥有世间最最独特的灵魂
还有最最罕见的银白发色

人群随意地散布在这里
赤脚穿行其中的我
试图通过在人前划过的手指去感知他们

忍不住将指尖停留在一个略有不同的气息前
他垂下眼
仿佛爱神就要降临一般
我们四目相对

才怪
这不过是一个伪装过的普通路人
糟透了
今天依旧一无所获

若有谁能够征服这样的我
那必定是比上帝还要再伟大几分的圣者
我将成为他虔诚的信徒
然后将他的手放在我的额头
征服我吧,我笑着说

回去,北京

依旧是软卧,依旧是下铺
就好像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坐火车一样
然而也不过仅仅两三次
坐火车再也不算是新奇的体验了

隔间的人都睡了吗?
鬼知道

凑近窗户的时候呼吸到了有些冰凉的空气
心生愉悦,莫名的愉悦
反正自己经常会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事物感到新奇
想到这里稍稍有点想笑

干脆趴在那里看看吧
好呀好呀!心里立马有了答案

积雪!积雪!
信号灯!信号灯啊!
喔哦哦哦村庄!
山谷!诶呀看不太清呢
好想要钻到隧道里的小洞躲一次火车
蓝白相间的工地的巨大储水罐,话说那是工地吗
呼呼地驶过去的反方向的油罐火车,真有意思
两辆列车相互错开时传出了尖锐的风啸声
太有趣了!我面无表情地在内心惊叫着。

哦,斜上方的那个女的居然还没睡啊
她似乎是一个不怎么友好的女性
着装像是直男会喜欢的风格
反正我不怎么喜欢就是了

外面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房子都已经关灯了
偶尔能看到一些现代化的建筑还有些光亮
真糟糕啊
这么早就睡觉了吗
然而对面的男青年8点就开始打呼噜了

偶尔有大射灯在外面照亮一大片地方
被这片灯光吸引忍不住向外看了一眼
竟觉得有点漂亮
啧,我是蛾子吗

惨白的路灯光和无人的小径
走在那里一定是很舒服的吧
窝在暖和的卧铺上的我这样想
要是被走在外面冻的要流鼻涕的路人知道了一定会被打死的吧哈哈哈哈

不过还是好想到车厢外面看看
吸几口零度以下的空气
然后干脆再钻回暖和的地方好了

Young And Beautiful

我们在田野里漫步

夕阳使得我看不清你的面孔

突然你向远处跑去

不时地回头呼喊我的名字

而我则不停地追赶

那感觉如此快活

毫不令人疲倦

时间似乎停滞

我看清你耳边碎发飘动的轨迹

我听到你喘气使得潮湿的水汽凝结的声音

你忽然停下脚步

我们撞了个满怀

就这样毫无顾忌地躺倒在长草中

笑声惊走了附近的一片鸟雀

我们对视

我们拥抱

我们亲吻

我们在寂静中感受彼此的呼吸节律

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美好的了

我不知道你们怕不怕,总之我是怕的。这辈子都没办法遇到心意相合的人,是不是很残忍的一种结局?